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二八零章.隐形守护者?(4000字)

第二八零章.隐形守护者?(4000字)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由笔趣阁(m.yiqubooklet.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近卫对马宁愿让东野司自捡一份财产,也不愿意让近卫凉人继承近卫家的核心产业...这其中的理由估计不会那么简单。
    而东野司能想到的要求...估计就是入赘了。
    可这明显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毕竟东野司现今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名人,更加不缺他们近卫家这些利润...想让他改姓近卫...老实讲...只靠这些东西,根本就无法打动东野司入赘。
    且只要是有点志气、并且有能力的男性,估计都对入赘倒插门这件事嗤之以鼻吧。
    东野司这么思索着,另一边的近卫对马则像是察觉到了他的想法,主动开口了:“请放心,司君,我并不想让你入赘近卫家。”
    “是吗...?”东野司侧头看了一眼近卫对马,多少有些困惑。
    既然主意不是打在自己身上...那就是...
    “我希望你与小女结婚后,第一个生出的孩子能够改姓近卫,让他来继承近卫家的核心家业。”
    近卫对马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原来是这样——
    东野司恍然大悟。
    近卫对马原来是把主意打到自己的儿子或者是女儿身上了。
    他明显知道打动不了东野司,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了东野司与近卫凉花八字还没一撇的孩子身上。
    这让东野司又是好笑又是无语,近卫对马真是为了这个近卫家操了太多心了。
    不过...
    “抱歉,岳父,我不能就这么答应您的要求。”
    东野司几乎是没有什么考虑,就主动摇了摇头。
    虽然是他的孩子,但他还没有这种提前决定对方命运的权利,自己与凉花的儿子...或者说是女儿的事情,应该由他们自己决定。
    但是...
    “所以我这边就有个想法。”东野司并没有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给自家老丈人面子,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让他们自己决定是否改姓近卫...你觉得怎么样?岳父大人。”
    “让他们自己决定吗...?”这话说出来让刚才还有些失望的近卫对马再度来了精神。
    因为这个解决方式确实很不错。
    让孩子自己决定...这对于他近卫对马来讲是绝对不亏的。
    毕竟谁能抵挡长大就能继承亿万家产的诱惑?像东野司这样的人就不说了...近卫对马可不认为自家产业连东野司的儿子或者女儿都吸引不到。
    他有了信心,又稍微盘算,觉得自己也可以通过外公这个身份从小就与自家孙女、孙子打好关系——自己还能哄不好几个小孩子?
    怎么想都不可能!
    还能顺带为以后继承家业铺路...这不管从那个角度看都是稳赚不亏的。
    “确实是个好办法。”近卫对马那张一直紧绷着的脸终于全部舒缓了。
    舒缓的原因不止是为近卫家以后找到了继承者,更重要的是东野司对待他的态度一直都保持得十分尊重,完全没有失礼的地方。
    谈吐、举止、教养...老实讲,要是东野司是自家孩子,第一继承者的位置基本上不会跑了。
    可惜不是...
    这一点近卫对马只能表示遗憾,随后才开口道:“对了,其实不把近卫家的家业交给凉人还有其他理由的,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我觉得凉人无法扛起近卫家的产业。”
    血缘关系归血缘关系,但最重要的便是近卫凉人根本就不是这块料!
    他根本就扛不起这块近卫家大旗!
    这才是最关键的。
    日本古代其实就有不少过继从而继承家督的事例,但那也是建立在有能力的前提上。
    你连能力都没有,把这么大的家业交给你,不就是单纯的白给吗?
    “我也有同感。”东野司听了这话,笑着点头。
    能损一下近卫凉人就多损一下近卫凉人,他可不会真对这货宽大处理。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解决很多了。
    东野司陪着近卫对马喝了茶,随后又与他聊了一些关于近卫凉花在学校的事情...
    看得出来,近卫对马确实是个女儿控,他对于自家女儿在学校的情况很关心,在知道近卫凉花的学习成绩基本上保持在年级前二十,甚至前十的时候,他止不住地露出了一抹笑容。
    这让东野司看见也是心中暗暗腹诽。
    自己各种琢磨说话的方式来哄这老丈人开心,最终结果也就是让他紧绷的脸稍微松弛了一点。
    结果一谈到近卫凉花,他却止不住地笑...
    果然?这就是所谓的差别待遇吧。
    东野司自然不可能真有什么意见?顶多就是腹诽两句。
    在后面,东野司也算是明白近卫对马这老丈人为何对近卫凉花这么上心了...
    他取出一张照片?上面是近卫凉花母亲的相貌——与近卫凉花至少有九成相似!
    这让东野司有些哑然。
    或许是看着近卫凉花的相貌?就容易想到亡妻,所以近卫对马才在表面上对她不太亲近吧。
    至于剩下的那一成不相像...或许就是身材了。
    岳母大人明显没近卫凉花的大?相反还有点平坦...
    喝过茶后,东野司见到了坐在大客厅显得有些焦急的近卫凉花、近卫凛花以及满脸古怪看过来的近卫麻斗。
    这让东野司有点疑惑?因为他莫名觉得近卫麻斗看自己的目光好像有点奇怪...
    “阿司...你出来了。”一见到东野司回来?近卫凉花就立刻迎上去。
    她无视了东野司身边的近卫对马,开始担忧地上下扫视东野司全身,似乎担心近卫对马对他动了粗一样。
    这上下检查的模样让旁边杵着的近卫对马有点嘴巴发酸——你还真以为我会对这小子做些什么吗?
    他有点无话可说。
    东野司敏锐察觉到近卫对马那边又传来的平静到幽怨的目光,于是笑着说道:“嗯?回来了?和岳父交谈得还算不错。”
    “是吗?”近卫凉花这才注意到近卫对马就在旁边,她看了眼近卫对马,又有些担心道:“父亲没对你说奇怪的事吧?”
    这话深深地刺伤了近卫对马对女儿那颗纤细敏感的心,他忍不住皱起眉毛:“我哪会那么做?”
    不过他的无奈申诉显然没有引起近卫凉花的相信,近卫凉花只是看了他一眼后?就转而看向东野司。
    这让东野司一下子感受到近卫对马幽怨的目光有转变成刺人杀意的感觉,于是立即帮忙解释一句:“正如岳父所说的那样?没有什么事,我就是和他聊聊家常。”
    “是这样啊...”近卫凉花虽然接受不了?但还是乖巧地点点头,眨着漂亮的大眼睛?表示接受了。
    近卫对马心想自己刚才解释你都不相信?怎么你男友一说话...你就赞同了?
    这未免也太差别待遇了。
    想到这里?近卫对马表情不变,但语气还是有些闷闷地说了句:“我接下来还有事情需要处理,你们随意吧。”转身就走了。
    在走之前,他还对近卫麻斗打了个眼色。
    这让在旁边享受着自家女儿头部按摩的近卫麻斗反应过来,他乐呵呵地走到东野司旁边:“你好,司君,我是凉花的叔父,近卫麻斗。”
    “你好,麻斗叔叔,我是东野司。”
    两个人互相自我介绍后,近卫麻斗提出了想与近卫凉花谈一谈的要求。
    这就只是个小请求,东野司当然不会在意,他走到门外,等待了约莫一两分钟,近卫凉花出现了,表情还有微妙...似乎有点高兴的意思。
    她一见到东野司就急忙走过来,随后兴奋地开口道:“阿司,刚才麻斗叔叔和我说了,父亲说是愿意报销我们在青森县所有旅游的费用...这是不是代表他已经认可我们了?”
    报销旅费都不是什么大事,最重要的是从这件小事中透露出来的信息。
    这让东野司也不由得有些感叹。
    果然不愧是隐形的女儿控,就连表明个态度都要这么拐弯抹角——自家老丈人简直是老傲娇了。
    “看来我暂时过关了。”东野司摸了摸近卫凉花的脑袋,说出了让她安心的话。
    “嗯!”近卫凉花用力地点点头,接着嘿嘿地傻笑:“阿司果然很厉害...居然能应付那么难以应对的父亲。”
    她这话让东野司有点无语。
    近卫对马确实难应付——但那也只是对于东野司。
    要是今天换近卫凉花上去,估计不到十几分钟就能让近卫对马直接答应这门婚事。
    不过东野司也没到那种损自家老丈人的地步,于是或多或少给近卫对马说了句话:“也不至于吧,你父亲其实对我还是挺友善的,并不难对付,而且他也挺喜欢你这个女儿的。”
    这些话算是出自本心,可一说出口就让近卫凉花露出了略微诧异的表情:“阿司...你怎么替我父亲说话?”
    “而且我一直都觉得我父亲是不是有点讨厌我的。”
    啊?
    你父亲有点讨厌你?
    东野司愣住,觉得近卫凉花哪里都好,眼光方面感觉确实有问题。
    不过等近卫凉花开始解释,东野司就大概明白她为什么觉得近卫对马讨厌她了。
    据近卫凉花说,她小时候学习上面拿到不少的好成绩,可近卫对马却根本没有像其他家长那样夸奖她,总是冷冷地应一句后就离开了。
    虽然每次都出席家长会,但在家长会上面看她讲话也没有半点鼓励的表情,他的嘴唇颤抖,看起来甚至有些不耐烦,还总是低下头看手表,似乎担心赶不上生意交谈的时间。
    在这种时候,满腹委屈的近卫凉花就会去近卫凛花家,近卫麻斗这个叔父总是会给她准备不少礼物庆祝,而且总是她喜欢的东西。
    这也是近卫凉花为何与近卫凛花如此亲密的原因。
    听完近卫凉花说的这些话后,东野司只是张了张嘴,满脑子都是诧异——真有你的啊,老丈人。
    你这傲娇得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按照东野司的理解,家长会上面嘴唇颤抖,估计是近卫对马太过紧张了,只能用紧绷的脸面对其他家长,以此缓解情绪,之所以低下头看手表,其实是他感动的在擦眼泪,不想让近卫凉花看见,如果真讨厌近卫凉花...近卫对马估计连家长会都不会参加了。
    而近卫麻斗准备礼物...总是近卫凉花喜欢的东西...这一点也完全能看出来,估计是近卫对马为了给她庆祝,所以买了托近卫麻斗帮忙交给近卫凉花的。
    要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巧合?近卫麻斗怎么可能总是恰巧知道近卫凉花的喜好?
    想通这一层关系后,东野司更是揉了揉太阳穴。
    自家这老丈人...也算是可以了。
    都说父爱沉重且无形...你这未免也太无形了吧?简直都已经完全隐形了。
    “咳,总之,凉花你也不要太埋怨岳父了。”东野司给近卫对马起了个隐形守护者的称号,随后又补充说一句:“他没有否定我们俩之间的关系,这就说明他还是挺尊重你意见得...对不对?”
    “...阿司你要这么说...倒也确实。”近卫凉花思索着点了点头,有些恍然:“这么说,我父亲其实一直都挺爱我的?
    “嗯,虽然比不上我,但也是很爱你了。”东野司乐呵呵地补充一句。
    这话还是要说的,算不上背刺岳父,只是加深自己与近卫凉花的感情。
    “嘿嘿...”近卫凉花傻笑着摸了摸脑袋,主动伸出手握住了东野司的手掌:“阿司,我们走吧,由美她们还在等我们呢。我们都说好了今天下午去看鲸鱼的...还能让父亲报销...这确实是一件好事。”
    “嗯,那我们快回去吧。”东野司低下头看了眼时间。
    确实啊...
    现在已经是中午时刻了,他在近卫家待了整整一个上午。
    也该离开了。
    “我在旅游之前就专程预约了捕捞鲸鱼的活动...等会儿再给他们打个电话吧。”
    东野司笑着说道。
    不过说是捕捞,到时候也就是在船上或者是在渔库中近距离看一眼,不可能真让他们拉渔网之类的,顶多就是之后再吃一顿鲸鱼肉...整个活动也就结束了。
    且东野司也还有另一件事有点在意。
    那便是之前影山文太所说的新世纪绘画协会...
    来都来青森县了。
    总不能一眼都不去看吧?

笔趣阁(m.yiqubooklet.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yiqubooklet.com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